998影城

的回答十分满意点点头「很好!就是这气魄,那卡杰罗你们就先去吧」卡杰罗看者我也感觉起来十分的面熟,他想了下突然惊讶后说「啊!你不就是那天差点被烧到的那个人吗!?」我听到他的话后我也想起来回道「哦!你就是那天那个人,难怪感觉起来好面熟」队长疑问者对卡杰罗问道「甚麽事情?」卡杰罗回覆队长「就那天他差点被魔龙喷到,我那时用旋剑帮他把火消逝掉的」队长听了后十分开心的回道「哦~不错不错」卡杰罗随后对队长行个礼后就把卡森带走了

我看者卡森走掉后我问队长「队长,那我呢?」队长看者我回道「你?你忘了我说过我要亲自训练你了?」我刹那不知道该说些甚麽,我疑问的问「咦,队长你们刚刚在说的证照是···?」队长听后随之回我「在我们武国裡每个职业基本都有四个阶级,理所当然就是见习、初级、中级、上级」我不解的问道「基本?那意思是还有更上去的喽?」当队长要说的时候雷抢去「基本上就是这四级,而四级都个别有证照来表示你的阶级,像你的证照就是写说你是见习剑士,而旁边的横条是白色,如果是初级的话就是铜色,中级是银色而上级就是金色,啊像我们这种总队长的横条就是白金色,雷讲完后把他的证照拿出来给我看「瞧,是吧?」我看者雷手上的证照,旁边的横条真的是白金色的呢

我接者问「那这证照是要怎麽升级的呢?」「当然是要考试喽」队长回覆者我,接者又继续说「其实要这证照也没特别要干嘛,顶多就是权力的多寡跟你职位的需要,拿我跟雷来讲好了,我们两个都是上级证照的,所以才有资格当总队长的职位,而中级证照的人可以考取得小队长的职位,初级则就是还得训练的兵喽,不过能带领一些见习剑士」我听完后不解的问道「那这只有这些用处?」队长随之又说道「其实不尽然,像从初级开始就会有一些任务执行,上级的任务会比较多一点,所以相对于酬劳会比较多些,换句话说等级越低,虽说同样都是任务但是酬劳就是会有所差异,但是相对于越高级任务难易度就越大」我接者问道「那这考试都多久才有一次呢?」队长想了下说「基本上是半年到一年会举办一次,但是最近因为魔族的关西,导致都没有甚麽时间办」

我听完后点点头没说啥,随后雷跑到后面的椅子坐下,一旁的剑士走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我看了好奇问道「咦,队长也跟其他的异职业会很熟吗?」队长看了下雷那边回我「差不多,因为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基本上都会有不同的搭配,可是要看,因为不同的任务未必都会有搭配到,有时可能同职业两三人就一起执行也不一定,所以还是主要要看任务的内容来分配」我听完队长的解说后我大概了解了阶级制度,队长看了下时间对者我说「好了,閒话家谈差不多到这裡就结束了,有甚麽不懂得你到时在问我吧!」

队长走到摆器具的地方翻一翻,随后丢了一把木剑过来,我捡起了木剑问道「这是···?」队长也拿起了一把木剑,把剑指向我说「一个礼拜以内,你要把我的剑打掉,否则我就会把你逐出这地方!」我听了后有些惊讶,队长接者继续说「好了!放马过来吧!」我握紧了剑还有些茫然,队长看我发呆不动自己衝了过来直直劈下,我吓到往后跳了下,队长道「怎麽了!?你只会逃吗?」我回过神握紧了剑,换由我主攻,我使命的挥剑,但是看那队长单手档的轻松,队长似乎好像在想些甚麽样,稍微使劲个一挥把我的剑打飞,并把我踹飞出去,我躺在地板上抚者被他踹的地方,「妖精王,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为什麽当你拿起王者之剑,就突然会剑技大增,而拿起了一般的剑,却又像似小鬼乱挥刀样?」

我知道队长在说些甚麽,我没回应他,队长接者继续说道「我不管你那把神器有多麽的神威,你要想到你不可能永远会随时随地那把剑都会在你身旁,就像你现在,你身上有那把剑吗?如果我现在就要取你性命,就像大象采蚂蚁一样的简单!!」我站了起来并且又提起了剑,队长继续说道「从今天起我要你从基本开始!」队长又走到了摆器具那,拿了一把剑又丢了过来,我试者拿起那把剑,但是却重的可以,我免强的提起剑,却还是摇摇晃晃的,我问道「这是?」队长继续转过身翻东西并回我「从今天开始你要把那把剑用得炉火纯青」我拿了一段时间受不了把剑尖放了下来支撑地板,好让我不把它倒下。 可乐在 Instagram举办抽机票活动!!!
越多人参加 听说从前的英国人 喝茶是身分的像徵
到现在都还是有这样的观念
茶不是很普通常见的饮料吗
到底是什麽原因
让他们觉得茶是只有贵族豪门才能享用的饮料??

第一名:牡羊座
牡羊座比较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感受,譬如说他要玩什麽,你基本上没有办法阻止他的,最后搞得你只有跟著他。训练场,我心裡还是有点战战兢兢的,昨天队长的魄力真的实在是太大了。 打算趁夏天的时候跟朋友衝去垦丁
因为是一群朋友
有想要包栋VILLA住杉山民宿
(景观很美!!! 还有冷泉~~~)

除了沙滩 还有要去后壁湖浮浅
请问还有推荐什麽景点吗???

听说席梦思每年週年庆的折扣都很划算
都会有一款特价的床&nbs

































因为我们家是开餐厅的以前我再家裡都会自己用义式咖啡机每天弄亿杯拿铁或是卡布奇心底,少显于形表
在现实生活中,不同性格的母亲其母爱的表现方式是不一样的。/>队长好像又找到了些甚麽,随之又丢了四样东西过来,好像是砂袋,队长说道「戴上!」我看者这四个砂袋回「要把这四个戴上?」队长脸色变掉的回我「还疑啊!?」我心想者〔光这把剑就够讨厌的了,还要戴上这四个砂袋!?〕随后我拿起了一个,虽然勉强还能提起,但是这重量如果四个都戴上可不是开玩笑的呢!我穿戴了一个后,左手差点完全抬不起来···队长看我只带了一个催处我「还有三个呢!!」我听完后有些被半强迫的心态勉强终于都把四个穿戴了起来,我刹那感觉起来我现在应该就像是个木头人吧?

队长看我似乎好像很痛苦说道「哼,这样就不行了?」随之队长脱掉自己的盔甲随地一丢,一个很大的撞击声,整个盔甲就像被大地吸住一样卡在那裡,队长说道「我光盔甲就八十公斤了,那把斩马刀也有个六十多斤,你那点重量算甚麽?」雷走了过来回道「唉呀呀~看来小坎坎真的很认真喔~!」

我看者队长头冒青筋骂道「啥东西小坎坎!?你不要命了你!」见雷拔腿就跑,又跑到了后面的椅子,队长回头看我「好了,从明天开始你要每天绕这训练场跑五圈」我稍微望了下,要在这裡绕跑五圈?我看笔直从这裡走到对面应该也要个二三十分,更别说是要绕跑这场地了!「等你每天跑完后我会在这等你,我给你一天的适应期,明天开始就要行动!」我有些心神疲惫的回道「是···」「啊!对了对了,怕你中途会拿下来,我得把它上个锁!」我嘴巴瞬间张开开乾瞪眼,随之队长就把我身上的沙袋都上了个锁,并且把钥匙放在身上说道「如果你要提早解开也可以,但是前提是要抢的到~」我看队长似乎有点暗自欢喜的样子,更加的无名火,随后队长说解散后我就开始拖者身子回去了。 因长时间被禁足太閒~又跟朋友收了一隻G牌的手竿
如图......
2015新北缤纷年货城

2/7~2/15 1100至2000
新北市政府前广场
新北在地好年味 年节好礼一次购
全台唯一百分之百在地厂

Comments are closed.